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以庶为贵_ 第三十九章 回归之路惊变

时间:2021-06-10 12:3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蛮杏出墙来小说以庶为贵 第三十九章 回归之路惊变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声音炸毛中带着三分不信三分受伤三分质问,配合着拍桌子的声音显得更加激昂:“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啊,随便在路上抓一个人过来问问,本道是江湖骗子吗?!”

    他话落,紧接着便传来一道嗤笑声:“反正你肯定是骗子,定是瞧我们公子好骗,信口开河!”

    那炸毛的声音还未响起,一道低沉的温润的声音倒先响起:“道长可是不能识物?”

    “对啊!咋了?”

    那人低笑两声:“可是上至九五之尊下至刚出生的婴孩,所摸之骨数不胜数,所断之相从无差漏,童叟无欺?”

    炸毛有一丝得意:“那是自然!”

    温润的声音接着道:“可你是瞎子。”

    炸毛被噎住,是啊,既然是瞎子,又如何替他人断相?这不是明摆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四周传来低低的笑声,就连贺兰音都没有忍住,那炸毛的人似乎相当生气,猛拍了一下桌子,似怒极:“你会后悔的,你丫一定会后悔的!”

    许是这说话的语气太过于熟悉,君未染和贺兰音对望了一眼,忍不住转过身去。

    那江湖骗子就背对着贺兰音而坐,他身着一件有些旧的白袍,左手边搁着一个写着神算仙尊的幌子,腰间挂着用红绳串好的六枚制钱,身子坐的笔直,头上的木簪因拍桌子的激动行为正一点点的往外滑,贺兰音突然很担心这货的木簪一掉,头发甩她脸上来。

    毕竟,他们两个人离的太近了。

    而坐在他对面的人令贺兰音有一丝的意外,那男子一身淡蓝色对襟衣裳,眉眼不似多年前那般冰冷阴寒,倒多了一分儒雅,多了一分人气。

    此人正是三年多前在北辰皇室有过一面之缘的诛门魔教教主,宋灵偃。

    三年之前发生的事情太快太乱,力所能及之事太少,所以能关注到的事情也就更少了。但今天看见宋灵偃,倒是令她回忆起一丝的过往。

    令她最为意外的,不过就是被关在冷宫数十年的皇后苏暮容竟然是诛门圣女,亦是白肃清的生母,宋灵偃那会儿子可是一直呆到北辰之乱的。

    两人发狠交手似还在昨日,贺兰音有一丝的尴尬,但那宋灵偃好似没认出她来一般,只清润的看着眼前激动的江湖骗子。

    那江湖骗子身子一僵,突然猛的转过头来,他双眼之上贴着两个用纸画的眼睛,惊的贺兰音倒是没认真看他的脸。

    君未染捂着嘴笑出声:‘噗’

    那是规规矩矩的画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椭圆,中间点了黑,两张小纸恰巧能遮住眼睛,黑点儿直直的对着贺兰音半晌,在她愣神当口,那江湖骗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薄薄红唇翘了起来:“好香。”

    贺兰音黑了脸,茶碗放在桌子上的声音不大不小,“掌柜的,结账。”

    “好嘞。”

    见她要走,那江湖骗子显然是急了,赶紧站起身来:“哎哎哎姑娘,等等,等等!在下夏侯,姓夏的夏,叫侯的侯,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哈哈哈哈,对不起二姐我忍不住!”君未染拍着桌子笑出声。

    不怪他人,实在是这夏侯太过于荒唐,那拦着贺兰音急吼吼的模样又下贱的令人发笑,再细看贺兰音那堪称艳绝的姿色,皆暗道这江湖骗子还算有点儿本事。

    辩香识人嘛!

    来这偏远地区喝茶的大多是过着刀口舔血日子的糙汗子,听君未染笑出声,也跟着一起大笑出声,其鄙夷之色,毫不遮掩。

    似乎是知他人在嘲笑什么,夏侯将遮在眼睛上面的两个假眼睛给抹了,一个阔步准确无比的拦在贺兰音面前,急急道:“姑娘,你切莫听这群没有见识的人胡言乱语,本道向来只给有缘人占卜算卦,亦从无算错过。你别瞧坐在我对面的公子这会儿子功夫眼高鼻子高的,告诉你,早晚有一天他准得后悔!”

    贺兰音有些无语的看着夏侯,其实她离开,不过是不想面对宋灵偃而已。毕竟他们两个人之间,也可算有一笔小仇的。

    她视线瞥过去,宋灵偃的视线也迎了过来,令人意外的朝她抿唇一笑,他便在桌子上放下了一锭银子走了。

    这令贺兰音相当的意外。

    宋灵偃肯定是认出她来了,但他竟然没有找她寻仇,这用现代的话来说,比中五百万还要不可思议!

    但就是这般不可思议,宋灵偃带着他的侍卫走了,毫不犹豫的,连头都没回。

    “姑娘,姑娘,”夏侯轻咳一声,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身有如此祥命之人独一无二,姑娘可否能让本道给您卦算一番,好了却本道的心愿?”

    君未染嘿嘿一笑,凑到夏侯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真是个瞎子?”

    “恩?难不成要本道将眼珠子抠下来姑娘才信吗?”

    如此血腥的话叫周围的人一阵唏嘘,倒是没吓到君未染,反而跃跃欲试的撸袖子:“我这儿刚好有一把从爹爹那里弄来的好刀,你放心,我下手很快的!”

    “呔,你这小姑娘,怎地如此蛇蝎心肠?”

    乌达兰头都痛了,站起来将满脸兴奋的君未染拉过来,朝着贺兰音道:“二姐,我们去清点一下行李。”

    说罢,他朝那夏侯示意了个眼神,就是让贺兰音委屈一点儿,给这个满口胡话的瞎子一个糊口的机会。

    贺兰音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半阖着眼睛的男子,他两片桃唇微微上翘,鼻子直挺,肤色白皙,整体气质干净如精灵,眼球却是僵硬灰蒙,无一丝光亮,瞳孔扩散,确实是瞎了,倒是有些可惜。

    她自怀里掏出银两,夏侯突然道:“干啥?不相信本道?哼,你虽有天命,却看不起天道,早晚遭天谴丫丫的!”

    说罢,他也不待贺兰音反应过来,左手拿过白幌,右手拿着个长可抵地面的竹棍,似是怒极的朝贺兰音轻哼一声,头也不转的走了。

    贺兰音拿着银票的手僵在半空,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将银票给收了回来。

    心下是无比的郁闷。

    她说看不起天道了吗?只不过卦算什么的,早在很多年前傅晟睿就给她看过了好吗?想起那谪仙般的死男人一边看着自己一边摇头的模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如今凭啥还要再感受一次抑郁?

    叹了一口气,贺兰音抖了抖衣袍,阔步离去。

    而在贺兰音一行人的身影消失之后,那先前一步离开的宋灵偃,缓缓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他一双深眸望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一团雪白之物顺着他的脚爬了上来,宋灵偃下意识的弯起手臂将它抱在怀里,伸手摸了摸它求虎摸的小脑袋,低笑一声:“你也很想她,是吗?”

    这团小雪白正是之前的小狐狸,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宋灵偃说什么,只一味讨好的摇着两条雪白的尾巴,弯着眼睛吱吱叫,拼了老命的卖萌。

    立在他身边的男子开口:“公子,确定是她吗?”

    宋灵偃摸着小狐狸脑袋的手微微一顿,清冷温润的神情微微一黯:“恩。”

    诛门与万剑山庄一样,向来不轻易在江湖现身,属三大神秘庄派之一,其中唯诛门的势力最为神秘与庞大。

    而他宋灵偃在上一代教主的培养下,更是不负所望的将诛门的势力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范围。

    大抵是物极必反的道理,诛门出了乱子,在师父的指引下,他去寻找了消失很多年的圣女,回来祭祀诛门,寻求破解之道。

    他不负所望将圣女带回,诛门危机一朝便解,其发展之势无人能及,而他师父亦为了让诛门在他们宋氏一族的手下发扬光大,于是便将多年前喂给他的断情蛊给解了。

    也是自打那一日开始,贺兰音的身影便再也无法从他的脑海里挥去,无论去哪,无论做什么,那个女子的笑颜,总是挥之不去。

    回来的圣女笑言他是女子见过的太少,他亦觉得如此,所以从来就没有拒绝过师父塞到他床上的女子。

    可每每他俯身的时候,总会出现那个小女人生气的盯着自己的模样,于是无论如何,他对谁都下不了手了。

    她跟叶翾之间的事情他不是不知,他侥幸的觉得,只要自己等的起,等待的时间够长,等待他们两个拜堂成亲,那么他是否也就可以放下。

    毕竟,被一个妇人绊住神思,不是他所希望,亦不是整个诛门所望。

    可没想到,今天竟然遇见了。

    站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心腹冷月,他睁大了双眼,露出一丝的喜色:“属下将她给掳过来!”

    自打从尸堆里出来之后他便一直跟在宋灵偃的身边,也一直敬畏着这样的男子,可自打三年前公子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样了。

    整日整日的无法睡眠,无法寻求女子的折磨让他如疯了一般的修炼武功,没日没夜的堆砌是令人欣喜的,也是令人绝望的,心疼的。

    冷月心疼自家的公子,开心的同时脑子里已经想好了很多种将贺兰音给掳回来的办法,他激动的等着宋灵偃下达命令。

    好似连那只小狐狸都兴奋的吱吱直叫,小脑袋在他的手掌心里蹭来蹭去,似也是在默默的鼓励自家的主子。

    宋灵偃阖着的眸子未动,半晌,才转过身来,一步一步的,向着幽深的森林里缓步而去:“回吧。”

    冷月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贺兰音消失的地方,叹息一声,赶紧追上了宋灵偃的脚步。

    .....

    贺兰音不知道自己就这般免于一场被掳走的灾难,给乌达兰搭了脉,便令众人启程。

    休整半日,大家都有了精神,走路的脚步都轻快许多。

    这条路通往谷山,地势颇偏,属于西江和东闽的交界之处,是以匪盗众多,亦是两端争战时难民逃跑的必经之地。

    道路并没有过多的修缮,两旁树林幽深,杂草丛生,风吹草动总能带来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腐臭味,令人作呕。

    乌达格多既然选择了在他们来西江的时候起兵,势必对他们主要归路设立了关卡,要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就要兵行险路。

    森林里静悄悄的,斑驳的阳光映射在人的脸上,如此静谧,倒叫人心生一丝不安的情绪来。

    贺兰音回头望了一眼:“马上就要到西江和东闽的交界了,东闽地势虽平,但战乱颇多,咱们能避就避,以免引起没必要的祸端。”

    身后人赶紧称是。

    乌达兰身子似乎好了许多,撩开车帘看着坐在马背上好不自在的君未染:“染妹,你来坐马车吧,外面太阳晒。”

    君未染摆摆手:“乌达兰太没用了,还是坐在里面罢!”

    她说罢,也不管乌达兰黑的发亮的脸色,悄摸的靠近贺兰音,拧着眉道:“二姐,也不知是水土不服还是怎地,从刚刚开始我这鼻子,什么特殊的味道都闻不出来呢。”

    贺兰音瞧她一眼,“每每你闻到什么特殊的味道都代表我们要倒大霉,现在你闻不到,我还巴不得呢。”

    君未染眉头一跳,唔了一声,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下巴,低声道:“我总觉得那个瞎子有什么问题。”

    嘴里虽然那般说着,贺兰音的视线却是不着痕迹的在四周扫荡着,她虽无君未染的狗鼻子,直觉却是相当灵敏。

    这森林太安静了,安静的不同寻常,于是下意识道:“有什么问题。”

    君未染摸着下巴想了半天,摇了摇头:“不知道,总觉得在他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哎二姐,你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她话落,身后突地有一阵异响,接着便是一道惨叫声,贺兰音向后望去,就见有一个蒙着面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一刀抹了押着食物的仆人。

    血线飙升,吓的旁边的人尖叫连连。

    贺兰音心口一窒,破空之声呼啸而来,她抽出腰间短剑,一下子将那不知打哪儿飞出来的弩、箭劈出两半。

    君未染吓的小脸苍白,那被劈在两半的弩、箭正是冲着她而来!若非有贺兰音在身边,她的头颅怕是早就被贯穿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