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长风万里尽汉歌_ 第五十一章 梁山好汉【求收藏】

时间:2021-05-25 14: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汉风雄烈小说长风万里尽汉歌 第五十一章 梁山好汉【求收藏】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唐伍挥舞着拳头,疯狂的,歇斯底里的,一拳头,一拳头,一拳头……

    刀他都忘记了。

    仇恨让他疯狂,能紧记着的就只有拳头。

    拳拳到肉,拳拳见血。

    唐胜安惨叫着,哀嚎着,哭泣着,求饶着,慢慢归于平静。

    他的子孙中有一个激动地要挣扎的,那背后的喽啰立即赏了他一刀,如死狗一样倒在血泊里,比唐胜安走的更早。

    唐伍的拳头打破了仇人的眼睛,打烂了仇人的鼻子,一拳拳打的唐胜安七窍流血,嘴角不停地往外吐着血水。整个人也从初始的挣扎求饶咒骂,慢慢的变成了真的死狗。

    整个唐庙的人再次寂静了。他们看着疯狂的唐伍,眼睛里闪过一抹恐惧,也闪过一抹欣喜。

    陆谦觉得自己没有看错,那眼神的确是欣喜。但那许不是给唐伍的,而是给死去的唐胜安的。

    神志一点点回到了唐伍的身上,他感到自己拳头疼得厉害,就仿佛是裂开了一样。而再看着面目全非的唐胜安,哈哈大笑,“爹,娘,儿子给您二老报仇啦——”

    仰天爆出了一声大吼。

    这一吼,直叫那风云汇聚,激荡胸怀。在场的喽啰也好,朱贵、阮氏兄弟也好,一个个都心里滚烫滚烫的。即便是那些个受伤的喽啰,也不经意的站直了身子,显出一副英雄气概来。

    他们感到很光荣,很自豪,这一战打的值,这伤亡付出的值!

    他们恍惚中感觉到了一股江湖义气,似乎忘记了这事儿本质上只是陆谦、刘唐二人的投名状。

    唐伍站起了身来,就仿佛是历经了千锤百打的锤炼,唐伍给陆谦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噗通”跪倒陆谦脚下,磕了三个响头。

    陆谦没去搀扶,他受得起这三个头。“陆头领,今后我唐伍这条命就是头领的。”

    “好兄弟,且起来到后头包扎。”

    陆谦再转身看着依旧静悄悄的唐庙人等,“我陆某人刚才说了,冤有头债有主,这老狗害我山上兄弟,那便是跑到那天涯海角,也断不能放过他。但于大伙无关。我陆某人说话算话,今夜里可有我兄弟来扰骚四邻的?”

    “敢问好汉是哪一山的英雄?”

    唐庙人群中有人叫喊了一声。陆谦脸上带着微笑,倒:“不才,我等正是那梁山好汉。”

    这一问一答却是他早就定好的节奏。

    骤然听闻眼前的英雄竟然是那梁山上下来的强人,在场唐庙人超过九成的人都吓了一跳,那是立刻就把手中刀枪锄头举了起来。

    唐家大门前的气氛立刻紧张了来。

    “唐五儿,你这个杀千刀的坏种,竟然把梁山贼人引了过来!”人群中的咒骂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这就是两地先前的因果了。

    刘唐和三阮立刻挺刀护在陆谦身侧,喽啰们也全都举起了刀枪。只有陆谦呵呵一笑,“放下,放下。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我等梁山好汉虽与唐庙颇有冤仇,但这结怨的是这唐大户,而不是诸位乡亲。今夜里,我还是那一句话,必秋毫无犯。”

    “而把话说回,我们梁山这一次杀了这唐胜安,那是实实在在利益大家。”

    “陆某可是听那唐伍说起过,唐胜安一门人欺男霸女,夺人田财,手段贪婪粗鄙,唐庙中受害者不止他那一家。陆某与弟兄们今夜乃是于大家报仇,乡亲父老何以把刀枪对我?”

    整整一天的时间准备,陆谦做下的功课可不是只邀请了阮氏兄弟,还记下了不少唐胜安一门人的黑资料。

    “就比如那李货郎。李姓是唐庙的小姓,李货郎一家更是一亩地都没,但是李货郎人聪明能干更勤劳。先是在货栈里做工,后走村串乡做起了货郎。攒了本钱后便在唐庙的南口开了家杂货铺,还说了临近蔡庄的一个漂亮媳妇,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但现在那李货郎一家人何在?”

    “他在去年被唐胜安的大儿子诬蔑暗通我梁山,被县衙一纸公文拘拿了去,只短短三天,就不清不白的死在了大牢里。他的媳妇跪在唐胜安门前求救,望这条死狗看在乡亲的份上能高抬贵手。被唐家的家丁抢进了这座大院中,五天后行尸走肉般回到李家,听到丈夫的死讯后,当天夜里就投了汶水。李货郎的父母第二天也一起去了。”

    陆谦越说越怒,胸口恍如塞了一颗球球。“唐明礼何在?”这些情况他虽是之前就已知道了,但想想真的怒气横生。

    阮小二揪起一个三十出头,年纪与陆谦相当的人就扔到了众人面前,无数道目光投过去,那人跪都跪不住了,瘫在地上,这生生就是一滩软若无骨的烂泥巴。

    “唐明礼,你名字明礼,心里可曾有半点明礼?今日当着众人的面,你老实说来。李货郎之事是不是你色欲熏心,故意陷害李货郎,好图霸占李家娘子?”

    陆谦的目光如利剑一样精锐,那唐明礼此刻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的读书人模样,只勾着头一味的求饶。

    陆谦眼睛扫射着唐庙的青壮汉子们,这当中有很多人低下了头,或者移开了目光。但也有一部分人眼睛里翻腾着愤怒的火焰。

    “你们说,这鸟厮该不该杀?”

    这时风中一阵恶臭传来,直叫人掩鼻躲闪。原来是这厮已吓晕过去,屎尿流淌了一地。

    “该杀,该杀,该杀——”

    北宋的汉人到底不是那满清时期的麻木不仁,民风彪悍的山东更是还有一股血性,一些个后生已经叫吼来。

    这现场也是因缘巧合,那年老的人都躲在家中,在场的全部是青壮年,最是血性,也最容易给煽动。

    “诸位乡亲,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不是天理?”陆谦继续喊道,“唐明礼害了李货郎一家四口。只此一例杀他即是不冤,我等有没有冤枉他?”

    陆谦偷偷把‘我’换成了‘我等’,可现场气氛已经炽烈,没人在意这点。

    “没有冤他!杀了唐明礼!”

    “杀了唐明礼!”

    慢慢的,惧怕的人,犹豫不定的人已经被一些小年轻挤到了身后了,前面围着的大概有六七十青壮,全都大喊大叫来。

    这呐喊声并不像海潮一样浩大,震动天地。它就像是一棵幼苗,还很脆弱很幼小。但它本身携带着一股强烈的激情,一股让人震撼的力量令刘唐、朱贵、阮氏兄弟,还有那喽啰们,包括始作俑者陆谦本人都汗毛直树。

    这就是民心,这就是民意。

    陆谦高喊着杀了唐明礼,听到人群爆发出的更高的喊声,他知道今天自己成功了。他成功的将另一个‘梁山好汉’的影子种在了所有人的心底。

    那不仅仅是唐庙百姓,还有今夜所有历经了此事的好汉与喽啰们。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